歡迎來到綿陽市圖書館!綿圖微博|加入收藏|設為首頁
數字圖書館 電子期刊 資源檢索
新書推薦
當前位置:首 頁 -> 公告信息 -> 新書推薦
《解密》11年生生死死離奇命運
點擊次數:3050   發布時間:2016/7/15 11:02:12   信息來源:國學精粹與生活藝術

  你也許沒有看過麥家的小說,但你一定看過由他的作品改編而成的影視劇。

   在影視圈里,“麥家”兩字是電影票房、收視率的保證。 由他的小說改編的電影《風聲》([索取號] I247.5/5030/1)、《聽風者》口碑票房雙豐收,在各大電影節風光無限。他任編劇的電視劇《暗算》( [索取號] I247.57/5030/1)、《風語》([索取號] I247.5/5030/3)熱播一時,掀起了一陣諜戰劇風潮。 

  這個孤獨而又專注的作家,一直在用博爾赫斯迷宮似的敘述探索著密碼世界和破譯人心。

  莫言說,我一直夢想著能寫一部像《解密》([索取號] I247.59/5030/B/1 )這樣的書。 

  王家衛說,稀奇古怪的故事和經典文學的直線距離只差了三步,但走不完的也正是這三步。麥家的了不起在于他走完了這三步。 

  《紐約時報》稱,“麥家具有一種隱秘的氣質。他在作品中所描述的秘密世界,是大多數中國人并不所知的,外國人更是一無所知。” 

  麥家自己卻說,“我最顯著的特征應該不是‘隱秘’,而是‘孤僻’。”

  他的孤僻是他筆下“701”神秘單位里英雄物的映射。 敏感易碎的破譯天才,敢愛敢恨的數學專家,天賦異稟的傻瓜奇才……麥家用他孤傲又冷靜的心,塑造了一個又一個謎一般的人物。 在他的書里,你能窺測到人心的秘密。

 

  “一個孤獨的,執著于文學的守望者”

  海明威說,辛酸的童年是一個作家最好的歷練。 每次想到這句話,麥家的腦海中總會出現無數的驚嘆號。 在他記憶中,他的童年是灰色的,有陷阱的,孤獨的,叛逆的。 1964年,麥家出生于浙江富陽。父親是“右派”,外公是地主,祖父是基督徒。因為家庭成分不好,同學都看不起他,欺負他,就連老師也公開羞辱他。

  9歲那年,麥家曾經自殺過一次,他無法承受這種被人瞧不起,被人拋棄的感覺,準備摸田野里抽水機的電閘閘門。“我站在一個特別的地方,從坎上掉下去了,于是脫開了那個電閘。事實上是地球引力拯救了我。”

  12歲那年,麥家在學校跟同學打架,三個人打他一個,老師還拉偏架,把他打得鼻青臉腫。他氣得要死,夜里不回家,堵在一戶同學家門口,等著他出來,準備跟他決一死戰。父親知情后,提著一根毛竹抬杠趕來,麥家以為父親是來替他報仇的,激動得朝父親撲上去,哭訴自己莫大的冤屈。結果父親當著同學父母的面狠狠地扇了他兩個大耳光,把他已經受傷的鼻梁都打歪了,鼻血頓時像割開喉嚨的雞血一樣噴出來,流進嘴巴里…… 

  被父親毒打之后,麥家變成了一個更加孤獨的孩子,不愛出門,不愛出聲。他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,不跟人玩,不跟人交流。寫日記是他唯一與人交流的通道,也是他僅有的朋友。他把心里的痛和恨,全部發泄在了文字里。 

  寫了十幾年后,有一天,他看到了一部小說——塞林格的《麥田里的守望者》,他驚訝地發現,原來小說可以這樣寫,和他的日記差不多。 這本書,讓他找到了通往時間、心臟和星辰的筆,同時也開啟了一段漫長的、寂寂無名的寫作光陰。

  1988年,麥家,他發表了處女座《變調》,這部作品的素材正是來源于他的日記。 “一夜成名的作家有,但很少。如果你把它當作一個愛好,帶著這種念頭來寫作,是不太容易受到傷害。我覺得有一個愛好就是一份幸福,它成了你生活的一個補充,成了你內心的一個依托,一種精神的寄托。它就會滋潤你,而且有一天勝利可能就會出其不意地降臨在你身上。”


  “《解密》11年生生死死離奇命運”

  在軍校念書,對麥家而言是人生的第一個重大轉折。這使他有機會短暫停留于一座“秘密的軍營”,作品《解密》《暗算》《風聲》的寫作來源也在此處誕生。

  后來,麥家奔赴世界屋脊西藏駐守,那個離太陽最近的地方,其實是世界上最神秘又荒涼的地方,他對人生的一些重要思考都在這里起頭。陪伴他的除了大自然遼闊的天空外,還有一個天空就是博爾赫斯的書。 

  他反復閱讀博爾赫斯的書,到后來很多詩都能背出來,小說也能大段大段的背誦。 三年,他像一個僧侶一樣,完全沉浸在單調孤傲又豐富的文學生活中。

  馬上面臨畢業離校的一天晚上,大部分同學都在為即將離校忙碌,他卻發神經似的坐下來,準備寫一個“大東西”。這就是《解密》的最初。這種不合時宜的魯莽的舉動,暗示他將為《解密》付出成倍的時間和心力。但他怎么也沒想到,最終要用“十年”來計。十年已不是一個時間概念,而是一段光陰,一部人生。 

  “《解密》寫了11年。我面臨著雙重考驗,既要去打動那些文學編輯,又要經得起那些單位的保密審查。從1991年開始寫,短篇,寫成中篇,后來又寫成長篇。寫作都有一個無名期,可說是受侮辱、受傷害的時期。我這個人內心自卑,自我審查機制特別強,我自己認為不行的東西我不會投稿。有一天我認為自己行了,但是無名無姓,你投出去又被退回來,那是非常打擊的。”

  11年來,《解密》不斷地被修改,遭遇17次稿,折磨了麥家,也磨礪了他。 

  2002年,麥家結束了11年磨一劍的漫漫征程,發表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小說《解密》。這部小說雖然只有21萬字,但他卻為此寫過120多萬字。

   然而,新書剛剛上架,出版社就接到保密委員會的電話:“不能再版,不能宣傳,現有的書要下架。” 

  辛苦創作11年,不能因為一個電話就讓書下架。麥家不甘心,他堅信自己的書沒有泄密,多方走動,組織評審委員會來評審,最終全票通過!大家均認為沒有泄密,可以上架。 

  麥家說:“這不是一次寫作,而是我命運中的一次歷險,一次登攀,一次宿命。正因此,我對《解密》情有獨鐘,它幾乎是我青春的全部,我命運的一部分;是我本真本色的苦和樂,也是我不滅的記憶。也正因此,我對《解密》有今天的善終,有一種特別的感動和感慨。就這樣,《解密》生而死,死而生,生生死死,跌跌撞撞地走來,其步履是那么蹣跚難看,但蹣跚中又似乎透露出幾分不畏的執拗和蠻勁。”

  就這樣《解密》起死回生,并成為了當年的暢銷榜第一名。12年后,《解密》被翻譯成33種語言,成為全球圖書館收藏量第一的華文作品,在世界范圍內暢銷,被世界權威期刊《經濟學人》評為“2014年全球十大虛構作品”,是繼魯迅《阿Q正傳》、錢鐘書《圍城》、張愛玲《色,戒》之后唯一入選“企鵝經典”的中國當代小說。《經濟學人》盛贊,“終于,出現了一部偉大的中文小說。”,并獲得《紐約時報》 《紐約客》 《華爾街日報》《金融時報》 《衛報》 《泰晤士報》 等40余家國際頂級媒體長評推薦。

  《解密》這部作品,麥家先生寫了十年,用他自己的話說,“它幾乎是我青春的全部,我命運的一部分”。他對《解密》是情有獨鐘的,正因為如此,他猶豫了許久才交出了《解密》的影視權。感興趣的小伙伴可以到湖南衛視收看陳學冬、穎兒、經超、張哲瀚、安以軒等人主演的青春勵志諜戰劇《解密》。當然,我們更希望你能靜下心來,讀一讀這部暢銷35個國家、英美主流媒體全線好評的偉大小說。

  文:十點君

您是第位用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