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綿陽市圖書館!綿圖微博|加入收藏|設為首頁
數字圖書館 電子期刊 資源檢索
新書推薦
當前位置:首 頁 -> 公告信息 -> 新書推薦
《如果你想過1%的生活》
點擊次數:3102   發布時間:2016/6/15 11:07:43   信息來源:楊奇函

  某夜和一位哥們聊天,正聊國家大事時候話題一轉,他跟我說他喜歡男人。由于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親口跟我說他是Gay,我表示很驚訝。我至此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同性戀。更令我驚訝的是,他對我說:“我無法理解,男人為什么會跟女人在一起,我覺得好惡心。”此言一出,我瞬間石化——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,只是覺得原來我們的想法會如此不同。

  后來回到家,回憶這段對話,也是感觸多多。連我一直以為的“男人找女人”這種最基本的價值判斷都不能普世,都是有“爭議性”的,那么我覺得我所秉持的一切價值觀判斷不能保證“正確”了。至于平時學習工作生活中,那些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造成的分歧和沖突都弱爆了。

  想想曾經經常覺得“這他媽的竟然想不明白?”或者“他連這個都不知道?”以及“他哪根筋搭錯了會這樣想”之類的氣憤,真心不該又不值得。原來我活在一個如此“自以為是”的世界,曾經奉為人盡皆知的教條原來如此地“想當然耳”。所謂“價值觀被顛覆”,大概如此。

  《金剛經》所言“應無所住而生其心”——佛祖對大家說,我們不能執著,既不要執著于“惡”,又不要執著于“善”。字面意思我原來僅僅理解不執著“惡”,此事之后細細品茗,方才理解不執著于“善”。我們執著的“善”,所行的“善”,可能對別人來說,正是一種“惡”。你以為你給人家夾一塊油汪汪的紅燒肉,不好意思大哥,我脂肪肝加膽固醇高。

  社會生活何其復雜,善惡標準何其多樣,我們恪守的標準何其單一,傷害別人又何其情不自禁又理直氣壯。你以為你在善良、真誠、對人好,實際上你在蠻橫、粗魯、不要臉。太久以來太多時候太多事,我們常常自以為是。每天吆五喝六覺得我所想就應該是別人所想,擼胳膊挽袖子挺直了腰板把自己的一己觀念當“普世價值”四處兜售。

  我們經常大張旗鼓地按照自己的價值判斷和行為規范來要求別人,拿著個砧板就當漢謨拉比法典,把自以為是的言行當成十誡一樣“傳播福音”。“他怎么會這么想?”“他怎么能這么做?”“這點事情他都想不明白?”“大家都應該這樣想。”“這道理有誰不知道。”⋯⋯諸如此類的妄加評判和無理指責層出不窮出自于我的“金口玉言”。我只想說:“我以前咋這么天真呢!”

  一個人最傷人傷己、惡貫滿盈的“個人恐怖主義”莫過于道德上的自負。多少人曾經總是自負地去“行善”,按照自己的方式和標準“對別人好”。一旦對方不領情,就會武斷地冠以“不識抬舉”“不識好歹”等帽子。一方施予不成,反被冷落,一方拒之再三,憤懣難平。最后雙方發生爭執,讓本來暗送秋波的雙眼變得橫眉冷對,讓本來和諧美滿的氣氛劍拔弩張,最后不歡而散甚至一刀兩斷。

  這種道德上的自負,讓我們總是以一種傷害別人,尤其是身邊至親至愛的人的方式來處理人際關系。我們總是以為我們在“替他們考慮”,殊不知,我們其實就是在“為自己考慮”,因為我們始終以自己的視角來觀測他們的生活。多少親密的伙伴與和諧的關系,在一次次適得其反的幫助和忍無可忍的承受之后,在一次次推阻再三和破口大罵之后,迸裂、粉碎、分解、消逝。再回憶起我們生命中的過往,有多少不可理喻的無微不至讓曾經的相印心心逃之夭夭?

  還記得一次一個上海哥們大老遠來看我。他本來就舟車勞頓,來了我家正應該好好休息。誰想我“熱情好客”,硬是拉著他打車四十分鐘去一家高檔正宗川菜館吃招牌。錢雖然花了,心意雖然到了,但是這位口味清淡的哥們吐得那叫一個慘,膽汁加胃液。還有一次討好妹子,竟然在她最忙且生病的時候給她郵寄了一桶蜂蜜。十斤啊!妹子被迫拖著病痛身軀到取快遞的地方然后扛著蜂蜜爬到了六樓。然后,我們兩個也再沒有然后了。

  掰掰手指看歷史,多少令人發指的“惡”,正是奉為圭臬的“善”。每一個惡貫滿盈的“惡”的劊子手,都有一件光明磊落的“善”的血制服。我們天真爛漫地去執行“善”,結果卻怙惡不悛地施展“惡”。這無意為之的“惡”比有意為之的“惡”更可怕。人作“惡”的時候尚且有三分內疚及顧慮,但是自以為行“善”的時候,我們往往信仰自己的“善”而不遺余力地去行“善”,但事實上在處心積慮地作“惡”而不知。

  從個人到歷史,“善”的屠刀把一個血滴子變成了一片御林軍。迎風招展的“善”的大旗下,多少十惡不赦的罪業曾經堂而皇之地進行;明鏡高懸的“善”的公堂上,多少慘絕人寰的殘忍正在冠冕堂皇地上演。平時連雞仔都不敢殺的明朝腐儒對違背“三貞九烈”施行酷刑的時候那真是特種部隊水平,他們覺得自己手中的“圣人禮法”就是他們突破人性的最強動力。

  特定的時候,我們的善心越發強烈,我們所做的冤孽就越發沉重。我們的“善”慘不忍睹,我們的“善”不堪入目。我們不僅要放下屠刀,還要放下“善心”。我們用愛去關懷他人的時候,我們是否考慮到我們愛得不合時宜?我們用心去幫助他人的時候,我們是否揣摩過他們想的截然相反?抱怨對方不領情的時候,是否是自己太過濫情?憎恨對方難說理的時候,是否是自己太無理?愛,需要激情也需要謹慎,需要感性也需要理智。靜一靜慷慨的善心,多一點平靜的思考,帶一句坦誠的詢問,留一份常駐的寬容,再去愛我們身邊的人,一切或許就會變得不一樣。

  好一個大千世界,數不盡萬盞明燈,看看這馬不停蹄的周遭過客,便是更篤定克制的人生。對人家好的時候停留停留:“他能接受嗎?”罵人家的時候掂量掂量:“我說的在不在點上?”給人家夾菜的時候吆喝吆喝:“這個對不對您口味?”愛一個人,對一個人好,可不就是這么需要小心翼翼的事。最寶貴的真情你都給了,咋還能舍不得再考量考量。

  總之,有捧有罵是過日子,沒完沒了是三孫子。社會多元,故事豐富,人人有心思,處處是特殊。很多時候你以為你在善良,實際上你是在不要臉。你覺得你在做瑪麗蓮·夢露,實際上你在演毛利小五郎。你本以為你是個做慈善的英雄,實際上你是個秀下限的賤人。

  想這紛紛紅塵,每個人饞的甜、忍的酸、吃的苦、嘗的辣都不一樣,分歧斗嘴稀松平常。紅燒肘子,佛家罪其殘忍,吃貨貪其美味,誰在跟誰起哄?鐘馗肅穆,百姓愛其怒目,餓鬼恨其凜然,你能找誰說理?靜一靜,聽: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己若所欲,慎施于人。

您是第位用戶